西安高新李甜“挂帅”疑云

来源: | 浏览量:288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7-11 04:48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2018年9月4日,西安高新控股发布《关于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及董事变更公告》。公告称,本公司于2018年9月4日召开股东会,会议决定对现有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及部分董事做出变更,李甜新任公司董事长、朱玥、赵雪莹任董事一职。

 

这新一届领导班子,三位重量级高管,不仅年纪轻轻,且资历平平。董事长李甜1984年8月出生,大学本科学历,历任西安佰仕达人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员工。生于1993年的赵雪莹,毕业仅两年;1995年出生的朱玥,去年刚毕业。

 

 网传原西安高新控股董事长李甜


这一公告发布后,引发了社会各界热议,在质疑新任董事长、董事能否执掌千亿国企的同时,更对三人的“身世之谜”加以揣测。


对此,西安高新当事者连续三天发布了三道声明。


11月3日晚间,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发布声明称,经过调查了解,未发现影响公司正常运营的社会关系。


11月4日,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又再次发布声明称,西安高新控股三名争议高管已被停职,并启动相关法律程序。


11月5日,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发布声明,称高新区财政局违反管委会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任用的相关规定,擅自变更企业法人代表及董事,经研究决定免去王进杰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局长职务。


这三道自相矛盾的声明,不仅没有解开谜团,反而令事件更扑朔迷离。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局长王进杰为何突然被罢免?声明中一再强调,李甜三人无复杂社会关系,那为何都被停职?

 

是裙带关系还是挂名之职?

 

事情往往越解释越欲盖弥彰。


据天眼查搜索发现,这位年仅34岁的西安高新控股董事长李甜,还在其他七家国有企业任总经理或高管。


分别是西安军民融合园、西安高新软件新城北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、西安高新区软件新城发展有限公司、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和西安高新产业园发展有限公司。目前还在西安航空航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,西安高新区交通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任监事。


其中,除了西安高新控股,其他都是2015年之后注册成立的公司,有5家公司注册资本在1亿-30亿元之间,有2家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-2000万元。这七家都是国有企业,总注册资本超40亿。

 


公开资料显示,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0月17日,注册资本11.3亿元。其中,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持股70%、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科技投资服务中心持股30%,由西安高新区财政局负责管理。

 

关键在于,由西安高新区财政局负责管理,这也是该局局长王进杰被免职的原因。


陕西当地知情人士表示,“西安有些事业编的领导,按规定不能继续担任公司董事等领导职务,由于‘干部青黄不接’,所以就安排了若干年轻人在台前代为履职。”

 

这便意味着西安高新控股新任职年轻高管,没有任何控制力和履职能力。说穿了就是‘影子’,西安高新控股的实际管理者是西安高新区财政局。

 

西安高新区财政局领导找人代为履职,还有一层原因。西安高新控股表面上主营业务为工业地产、物业管理收入、污水处理、基础设施建设等。其实是一家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。

 

资不抵债李代桃僵

 

2017年6月之后,西安高新控股就开始注册发行113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,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外部借款。这笔融资款高达113亿元。

 

据中诚信对西安高新控股的2018年度评估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6月底,西安高新总资产1270亿元,净资产403亿元,负债867亿元。除2017年以外,2015年、2016年、2018年3月末,西安高新控股的营业利润均为亏损。


西安高新作为西安市高新区唯一的基础设施建设主体,获得了各级政府较多的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。最近三年,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对其的补贴分别为6.09亿元、7.05亿元和8.88亿元。

 

但按照规定,西安高新控股发行的融资债,必须通过自身盈利来偿还,不应接受政府补贴。早在2016年,《西安市政府性债务管理办法》就正式出台,其中规定市、区县政府(含开发区管委会)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,西安市政府对区县政府(含开发区管委会)政府性债务实行不救助原则。

 

由于近年来,地方政府债务隐忧不断浮上水面。今年9月13日,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》,其中提出,“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,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”。

 

或将面临破产或重整,西安高新控股实则早已危机重重。根据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于2018年4月26日出具的《审计报告》,截止2017年末,西安高新在建工程余额约为367.54亿元。而2015年至2017年,西安高新的经营活动现金流近几年基本呈净流出状态,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分别为-47.88亿元、-99.95亿元和1.15亿元。相比于庞大的资产规模,西安高新的运营状况令人担忧。

 

然而此时,西安高新控股正在发行第十期超短期融资债,准备融资10亿元。加上2017年融资款113亿,将有123亿元融资债。这笔巨大的融资债,一旦取消了政府补贴,公司的盈利会受到很大影响。不能直接补贴,却可以“曲线救国”。这或许才是这批年轻“少帅”上位西安高新控股,代高新财政局领导履职的真正原因。

 

往期精彩回顾


  东原德信平安“三角恋”

  京基欲35亿“鲸吞”康达尔

  省了67亿!融创收割万达文旅运营团队

  黄红云的护城河

吴建斌解密阳光城资本魔方

董文标:新农村试验

中弘股份:文旅地产牺牲品

独家 | 张鹏的养老“梦工厂”

海航悔棋

张玉良的手术刀

万科活下去,还要“幸福”

贾会计是条蛇?

万科的冬天

安邦“换防”金地

收购佬刘肖

金融街: 险资巧避“雷区”输血

富力地产:走高的融资利息

许家印造车闭环

“白银时代”论之后,郁亮又讲了四个字

雅生活:“法人”刘德明

德信地产赴港上市:神秘人突击入股

乐视终于姓孙了?

特写 | 碧桂园刮骨疗伤

转型六年仍在路上,SOHO中国净利下滑

越秀地产:2020年冲千亿目标不变

保利地产:重回前三的底气

新黄浦董事会“宫斗”

特写 | 周忻的2048

远洋集团:微妙的董事会

齐家网:一个战略性亏损赴港IPO样本

速写|“岛主”郭英成

特写 | 不一样的IPO投资者午餐会

中国地产股“染红”记

林中:只要市场低估旭辉股票,我们就增持

地产股:疯狂的回购与增持

进深 |杨永席:东原后程发力的底气

进深 |林龙安:从未抛售过禹洲股票

进深 | 朱荣斌在阳光城的365天

美的置业赴港IPO 何享健延续“不让子女进美的”的家风

王健林重燃“电商梦”

独家|余英跨界

林少洲再创业:燃烧自己的豪情

安邦“代建”的秘密

起底鸿坤:富二代赵伟豪接班

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nushagaklodge.com/j/message/1883834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